极速版快手下载安装

唉~

看着地上又开始撒泼的仇云飞,孙绍宗无奈的叹了口气,又扬声问道:“赵无畏,停尸房可还存有路倒?”

“有有有!”

被点了名,赵无畏自然不敢再继续装死,忙凑上来禀报道:“这个月里厚生司收殓了十几个路倒,眼下应该有好几个都没过头七呢。”

路倒,意即在路上倒毙的人。

每年冬天总免不了会有一些无家可归者、或者醉倒在街头的人,被活活冻死在街头。

因此太常寺所属的厚生司里,到了冬天就会专门派人收殓这些尸体,再运送到顺天府暂存,然后在停尸房里放置七日,等候家属前来认领。

如果七日之后,仍没有人前来认领尸首,便由官方赠送草席一张,葬到城外的乱坟岗去。

不过……

这还没下过大雪,一个月就冻死了十几个人,貌似数量有些多啊。

程日兴在一旁解释道:“东翁,今年毕竟闹了灾,虽说托陛下洪福,京城里粮价并没有暴涨,但仍是比往年高了近半,有那家底儿薄的,少不得只能饥一顿饱一顿,熬不过去也纯属正常。”

看看这当官还得绑着来的纨绔,再想想那些冻恶而死的路倒……

清纯稚嫩的性感

唉~

孙绍宗暗叹一声,赶苍蝇似的摆手道:“把这厮送去停尸间,与那些路倒绑在一处,再让仵作给他仔细讲一讲,尸体腐烂变质的整个过程。”

“你敢!”

仇云飞原本还在那里不干不净的叫嚣着,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就绿了,梗着脖子叫道:“姓孙的,你特娘的要真敢把老子……呜~呜呜呜~!”

孙绍宗猫下腰,又用毛巾把他那张臭嘴堵严实了,不容置疑的下令道:“赵无畏,半刻钟内你要是没能把人弄到停尸房里,就给我滚回家吃自己去!”

赵无畏一听这话,那还敢怠慢?

忙道了声得罪,又让程日兴搭手,把那仇云飞背了起来。

只是还没等他往外走,太尉府的家将便在门口筑起了人墙,为首那个满面惶恐的道:“孙大人,您这么做怕是不妥吧?”

“不妥?”

孙绍宗嗤鼻一声,晒道:“我也不打也不骂,只让他熟悉一下本职差事难道都不成?你家太尉夫人要是连本职差事,也不想让儿子沾手的话,那就趁早把他抬回家去好了,我这里可养不起富贵闲人!”

“本职差事?”

那家将讶异的瞪大了眼:“这也能算小衙内本职的差事?”

“当然。”

孙绍宗正色道:“身为刑名司的巡检,他的职责就是带领衙役勘探现场,若是连尸体都无法面对,如何干得了刑名巡检一职?”

见那四个家将仍有些犹疑,孙绍宗又冷笑道:“好歹也算是将门之后,不说让他去战场上浴血厮杀,难道就连几个须尾的死人,也见不得了?”

家将们虽得了太尉夫人的叮咛,但太尉大人锻炼儿子的意思,也都心知肚明,若真这般把仇云飞抬回去,八成讨不得什么好。

于是四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,终究还是让开了去路,又偷偷分出一人回去禀报。

等到赵无畏把人背出去之后,孙绍宗都懒得目送,便直接进了里间。

原本想亲自沏上一壶热茶,不过见程日兴跟了进来,他便随手往茶托子上一指,自顾自的坐到了桌子后面。

程日兴麻利的沏好了茶,又取出两个茶杯摆在桌上,一边倒茶、一边小心翼翼的劝道:“东翁,与这等纨绔置气实在是得不偿失,小小惩戒一下便也是了,如今这般,若是把他吓出个好歹来……”

“放心吧。”

孙绍宗满不在乎的道:“这青天白日的,又有那许多人陪着,几具须尾的路倒,若也能把他吓出个好歹来,那这厮就彻底没法调教了。”

就如同孙绍宗预计的一样。

仇云飞虽然被唬的不轻,倒还不至于肝胆俱裂。

当然,这也是因为丫刚听仵作说起巨人观,就已经哭爹喊娘的认怂了,整个过程连一刻钟都没到,距离后面的部分更差了好大一截。

即便如此,等再被带到孙绍宗面前的时候,仇云飞也几乎把五脏六腑吐了个干净,蔫蔫的早没了之前的嚣张亮相。

“服了?”

孙绍宗捧着茶杯问了句,见仇云飞爱答不理的,便又道:“看来是没有——赵无畏,送回停尸间让他听个套,再……”

“服了、服了!我特娘的服了,还不成么?!”

仇云飞立刻有气无力的嚷了起来,不过听这愤愤不平的腔调,与其说是服了,不如说是彻底恨上孙绍宗了。

不过孙绍宗本来与他就有过节,又怎么会在乎他恨不恨的?

淡然的吩咐道:“既然服了,就先送他去经历司,把官凭验一验,再领了印信。”

仇云飞在家将的搀扶下,往外走了两步,心里终究是不忿的紧,忽然回头盯着孙绍宗的茶杯,阴森森的道:“我方才听说,刚从尸体里爬出来驱虫,都是细长溜儿、黑褐色的,就跟你喝的这茶叶差不多!”

这小子竟然还企图恶心孙绍宗一把。

不过孙绍宗又怎么会在乎这种可笑的说辞?

慢条斯理的喝了个干净,又自顾自续了一杯,这才道:“听的果然不够仔细,从明儿开始,你就在停尸间当值吧——但凡收到新的尸首,都由你来做尸检。”

“你!”

仇云飞恼怒的一挺胸脯就待开骂,然而对上孙绍宗那冷峻的目光,再想想今儿在停尸房的遭遇,也只得强压着怒气,咬牙道:“我既然都已经服了,孙大人怎得还这般戏弄我?!”

“以后记得自称下官。”

孙绍宗道:“我已经说过了,你身为刑名司巡检的职责,就是带领衙役们勘查现场,若是连尸体都不敢检查的话,明儿干脆上道请辞的文书,交到陈经历那里便可。”

仇云飞把两排白牙咬的格格作响,最后终究没敢再说什么,一跺脚,让家将把自己搀了出去。

也不知这厮散衙回家之后,究竟怎么跟仇太尉说的,反正第二天他出现在停尸房的时候,脸肿的跟猪头仿佛,布满了各种指纹……